茵_

不是画手
辣鸡了解一下w

简陋群宣。
主群:951186731。
没有啥人,这里还经常弧。找活跃小可爱管理。
本群可以沙雕。可以炫靓。涉三适度。【其实如果说你失恋了我们也会安慰你。【什么】
禁黄豆颜表。水聊请戴套。
改皮前2次免费。后需200+自戏。交给群主或管理。
马甲格式:
【人物皮肤】人物名·人物姓【可加备注的地方】
大概就是:
【海盗远望者】克利切·皮尔森【快乐沙雕】
这样的。
希望不要发生争执。炫欧适度。
周戏啥的会投票选。各位只要列出都想要什么主题就好的。
最后,占tag致歉。

瞎写。

  ○我流ooc。


       ○社右。


  ○克利切精神崩溃设定。



  ○前面的小缀子是瞎写的。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那些摆设似的人们都在干什么。



  他们为什么而忙碌?



  为什么他们低下了头?



  他们难道不应该坐在家里吃着面包吗?就像我一样。再来杯热牛奶最好不过。



  窗外的一切景象多么美好。阳光四四方方洒在英伦木质地板上。



  他们有存在的意义吗?他们在干什么?坐着躺着,与朋友玩,和管家玩接球…这多么有趣!



  我心痛他们这些摆设!也为他们感到可悲。



  我愿他们消失,不要妨碍我的眼界。



  卑劣的下等人。】



  街上依旧忙碌与凄凉。细细的雨丝烟雾般的笼罩着整个伦敦。不时有几辆马车经过,上面挂着铜铃,叮铃铃地跑过,贱起丝丝水花。



  雨从未停歇。



  路牌上的字仍清晰可见,上面残留着点点雨滴。路灯柱上已铁锈斑斑,上面有几张破烂不堪的小广告。



  克利切拉开孤儿院的木窗门,它嘎吱嘎吱地响。



  “白沙街·一号”



  邮箱上几个大字。他确认了没有邮件之后又关上了窗户。不一会儿,窗户上便起了层薄薄水雾。



  他坐在壁炉旁,木炭咔吱咔吱的叫着,火光映红了他的脸,映红了那张快凝凝到一块儿的脏地毯。木质座椅旁边有一个小书桌,上面放着羽毛笔、本和一瓶墨水。克利切正在写这个月的结账清单。



  “艾玛·伍兹。欠一份花钱。”



  他嘴唇簌簌地动,嘀咕道。



  艾玛·伍兹是一个园丁。她养的花十分美丽,却不昂贵。克利切最爱在她那儿卖花。艾玛还是克利切最爱的人——在他没疯之前。



  没错,他最近疯了,精神不正常。他似乎变了一个人,比如若是他邀请艾玛小姐去花园却被拒绝的话,他会殴打那可怜的园丁。因此,艾玛的父亲嘱咐她离克利切远点。



  克利切昨天刚在她那儿买了一束花,可艾玛拒绝了他的钱——她只想离克利切远点,甚至连接触、说句话都不想。



  克利切继续工整地写账单。窗外的小雨似乎与他无关。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他的思绪。



  “喂,白沙街孤儿院。您有什么事吗?捐献款物或者领养儿童。没有事的话请您出去。”



  那人愣了一下:“我可以来避避雨吗,先生?”



  “不可以。”克利切没好气地说,“或者…拿点钱。”



  “钱?我有的是。让我先进来。”说罢那人强行推开门,挤了进去。“外面很冷。你这儿真暖和。”



  克利切抬头打量——是位看起来比较有钱的绅士。“喂。你叫什么?欠账了克利切以后可找不到你。”现在他眼里只有钱。



  “罗伊,瑟维·勒·罗伊。哎,您可真是无礼。或者…是种不习惯?您为什么要办这个孤儿院,只是为了挣钱吗?”瑟维进了屋,整理了一下湿透的衣服,盯着胸前的领结整理。“您有这个钱,不如变得更绅士一点?”



  “切,绅士?绅士能换来半个金币吗?”克利切把脚立到椅子上,“克利切永远也不要当一个可悲的上等人:愚昧。”



  他顿了顿,又缓缓道:“这个孤儿院克利切只是为了那四个孩子。只有四个。是一个陌生人托克利切管理的。”



  “陌生人?他,你还能记得他长什么样吗?”听了这句话,瑟维忽然抬起了头,睁大了瞳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十分惊讶的样子。



  “克利切哪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只记得他给我了这四个孩子——甚至连他本人的名字都忘了。喔,克利切还记得,他好像会变魔术…”



  “他是你的老朋友?是吗,克利切?回答我啊!”



  “喂!先生,这位陌生人和您半点关系没有,您怎么这么急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克利切的名…嘶。是克利切自己说出来了。”



  “我不能不急!我的老天,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克利切猛然抬头,睁大了双眼:“怎,怎么可能…噢,瑟维先生,瑟维先生。瑟维!你怎么越长越丑!”克利切猛然从座椅上站起,随之哈哈大笑。“噢亲爱的。克利切不相信这一切。你叫瑟维,哈,克利切就是连你的名字都忘了!”



  笑声突然止住。



  “不,克利切不愿见到你。你给克利切走,出去,别回来…”克利切似乎像是突然收到冲击似得,低下头,大声叫。“克利切,克利切失败了…整个都…她死了…她,她在平安夜那天、就在那天…”噢,他又跪下了,双手抱头,呜咽道。



  “您,您怎么了?克利切…我记得您前几年还不是这样…”瑟维皱眉,眸子里像是起了雾。“您,您疯了。是吗…”他三步并作两步向克利切奔去:“噢,可怜的朋友…我本不该去那里学习那么长时间的…我对不起你…”言罢抱住人,趴在耳边安慰:“克利切…冷静。”



  “求您了。”


各位好。这里一条咸鱼。这儿是二宣了。

大概是老群发生了点事……所以我被迫出来卖艺【划掉】宣群。

水群戏群绑定,加水群记得加戏群。

若有雷的cp请提前告知,以免发生矛盾。

水群Q号:866783860

戏群Q号:938547874

不禁小白半白,不过请认真学习,不要发表无脑及KY言论。

站tag.致歉!【鞠躬

许愿部分:
Kevin先生【这位很受】许愿一只泽莱小姐【性转更好啦、毕竟这位真的很受2333】。

艾米丽小姐许愿一只针筒拟人。【打架用【不是

另一面艾玛小姐许愿一只工具箱拟人。【似乎也是打架用???】

简陋群宣。

各位好。这里一条咸鱼。

大概是老群发生了点事……所以我被迫出来卖艺宣群。

水群戏群绑定,加水群记得加戏群。

若有雷的cp请提前告知,以免发生矛盾。

水群Q号:866783860

戏群Q号:938547874

不禁小白半白,不过请认真学习,不要发表无脑及KY言论。

许愿墙暂时没弄,会慢慢完善。

站tag.致歉!【鞠躬





迅速摸鱼。

这个丑不拉几的翅膀嘤嘤嘤……

【斑扉】看那个坐在庄园里抽烟的扉尔摩斯

○雷点




○严重ooc


○脑洞什么的经常有的


○上篇没更完就开坑的我表示皮这一下很开心


○CP为斑扉,大概是 闲着没事干皮一下很开心·助手斑 X 同闲着没事干坐着很开心·侦探扉 的日常生活


○注意是日常,不飞刀子。纯纯的糖。【带不带玻璃渣我就不知道了。】


○大概是想要华福の日常的感觉把hhh


○小段子集


01



【斑视角】




我叫斑,是那个白毛傻逼的助手。

尼玛告诉我劳资一个正直的不丝毫比那家伙差的人偏偏要当他的助手?

这一切起源于他那个会种蘑菇的哥哥!

他哥叫千手柱间,是个方圆八里人人皆知的坑货好人。由于是遥远帝国来的忍者家族的血统,生来有种特殊的能力——种蘑菇。

小时候没吃的就管他要几个蘑菇,他会大大咧咧的给你。看他一副正直的样子,其实他就是个腹黑。

那时闲着没事就会欺负欺负白毛,【其实就是拿他的毛领子撇着玩】白毛不会去追,但是过几天几乎都会被坑:

比如说天上掉下来个水桶啥的啊。

比如说晾在外面的胖次突然不见了啊

比如说洗澡的时候突然热水“噗”的一下全喷你身上了啊。

后来我们就不去欺负白毛了,反倒他的哥哥生气了:

“你们为什么不跟扉间玩了啊!!”

【这种带傻气的腹黑是什么鬼】



到了后来的后来,我因家族的原因去学习医术。

找工作的时候比较迷茫,便问了一下柱间。

没想到我那个坑货朋友柱间竟然给我提了个建议:

“斑斑,去帮扉间怎么样!扉间那里包吃包住报酬高,一天还没有什么事,可以蹲在他的书库里看书,偶尔就一两件比较大的事儿,其实都不需要你怎么出场……啊对,还需要点智商。”

哦?包吃包住报酬还高,还没什么事,还有私人书房,智商?没关系,IQ这东西我有的是。

可是你告诉我当个侦探助手是什么鬼啊!

早知道我去当侦探了啊!

还要天天听这个闷骚包唠叨!

不过我承认,这家伙还是挺可爱的,至少他会给我很多的报酬

这种陪伴孤寡老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02



【柱间视角】


父母又向扉间逼婚了,这次他们十分生气,因为扉间强硬的回答:

“侦探不需要结婚。”

他们呆住了,下一秒便开始摔东西……

哎等一下,别摔啊!这是我家!那个罐子很贵的……


——————————


父母再一次向扉间逼婚了,这一次他们十分生气,因为扉间强硬的回答:

“侦探不需要结婚。”

他们呆住了,下一秒开始砸墙……

喂喂!爸妈你们在干什么……啊!邻居来敲门了!

“开门!查水表!”



——————————


父母又一次向扉间逼婚了,这一次他们十分生气,因为扉间强硬地回答:

“侦探不需要J……”

我连忙捂上了他的嘴。

你绝逼是故意的吧!对吧扉间!